当前位置:WISEMI-威斯米品牌官网|快时尚一站健康责备vs解决问题
责备vs解决问题
2022-08-04

应对机制是对于环境中压力的适应,目的在于获得安慰和控制感。这种机制不同于传统观念中的无意识的防御机制,弗洛伊德认为防御机制可以保护自我避免接受不了的冲动,如对于父母、照顾者产生的性冲动或敌意。应对机制一般是有意识的,有目的的,而且往往是富有策略的。

幼儿使用应对机制主要是为了抵御自主性和联结性带来的威胁,因为他们不能平衡好这些竞争冲动。 例如,如果你进入一个房间,发现一个小孩独自一个人,身边有一个破碎的灯,前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事,你会得到的答案是,“他/她做的(责备)”或者“我不知道(否认)”,或孩子藏起来或是逃跑了(回避)。

心理学家过去认为幼儿使用责备,否认和回避仅仅是作为企图逃避处罚的尝试,间接性地维护自主性。现在我们明白,他们也在试图保持联结性。毕竟,处罚带来的真正的痛苦并不是被给予处罚,隔离或打屁股。处罚的最大痛苦是孩子大脑中经历过的联结性的抑制和失去。

不管在我们指责的时候会有什么短期的收益,不承担责任,避免情感体验和社会谴责定会回来困扰我们,会提前,而不是以后,通常以同事和家庭成员愤怒的形式出现。

拒绝和回避相当普遍且简单。(如果你结婚了,你可能会相信你的配偶一直在利用这两点。)拒绝以固执,欺骗和不敏感来表现出了。它有时的确是这样,但拒绝也是一种不惜失去联结性去获得自主性的尝试(“当然,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感情,你只是过敏罢了”),或不惜破坏人格的完整去获得联结性(“我没有调情,我爱你!”)。压力中的成年人习惯回归到孩童心智,倾向于采取间接的不接触的策略来应对事情,比如说一拖再拖,阻扰,操劳过度,过量饮酒,暴饮暴食,过度运动等等。最直接也通常最具有杀伤力的孩童应对机制就是责备。

心理崩塌之路始于责备

如果你对什么事情感觉糟透了然后去责怪别人,之后你还能再做些什么让自己感觉更好?

没有什么了。责怪的行为使你变得无力,这是所有的沮丧,愤怒,和怨恨与指责的源泉。更重要的是,责怪从你的痛苦的情感中剥夺走了主要的功能,刺激了有关的行为。指责比起愈合、纠正和改进变得更加迫切。一旦它成为一种习惯,指责让你的大脑固定在像孩子那样的模式里,破坏着人际关系和欺骗着核心的自我感知,为短暂的转移对他人的内疚和羞愧付出高昂的代价。

责备vs.解决问题

责备使得很难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。除了我们的大脑像孩子那样,它还使我们处于错误的时间维度,它总是会关注过去的,特别是,谁造成了不好的事情发生。(当我向群体说话时,我通常会让大家举手表示有多少人能回到过去解决问题。)解决方案,当然,必须发生在现在和未来。

责怪把我们局限在问题中,阻碍解决。我们专注于它是多么糟糕,问题是谁造成的,而不是如何改善。为了证明指责,我们专注于已经遭受的损失或伤害,然而生活得好却需要顺应力,智慧以及创造力。

责怪往往会让错误的情况变得更糟,因为我们会处于惩罚模式,而不是改善模式。在惩罚模式下,我们很可能会对身边的每一个人产生防御性和抗性。即使我们让人们做我们想要的,他们会勉强地去做,隐藏(或不那么隐藏)不满。

编辑:陶媛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